首页
> 魅力南城 > 文化南城 > 南城文化

我是尧坊喊诗人

发布日期:2019-07-22 15:35 浏览次数:

喊诗,中国传统古村落尧坊一种特有的民俗活动和文化现象,其起源年代已难考证,但世世代代绵延不断,经久不衰。在老家尧坊,我是一名喊诗的人。

喊诗与舞龙灯紧密相连。每年正月十三,是乡亲们受头灯的日子。所谓受头灯,就是哪家在过去的一年办了喜事,建房、结婚、生子、上大学、过生日、买车、建果园、办企业等等,凡是沾上“喜”字的,统一安排在这天夜晚喊诗文舞龙灯庆贺。这天一大早,舞龙队就会派出两名队员,一名举着为龙灯带头的红灯笼,另一名拿着红帖子,挨家挨户散发灯帖,确定户家和晚上行灯路线。有喜事的人家叫作东家,是受龙灯的主人,可以享受未办喜事人家不能享受的待遇和荣耀,所以家家户户热情高涨,一见到散灯帖的,连忙恭迎入室,报出自己家办过的喜事,一件也舍不得落下。这些年,有不少人家在城里定居,老家的房子平时上了锁,但是到了正月十三,这些人家都早早开了门,眼巴巴等着受头灯。

夜幕终于降临,龙灯在万众翘首中闪亮登场。喊诗安排在舞龙灯之前。东家看到打头的红灯笼举到自家门口,连忙点亮一对红蜡烛,垂手弓背毕恭毕敬地迎接喊诗人。喊诗人根据各家各户不同的喜事,喊出与喜事对应的诗文,涨彩功效显著,乐得东家满面春风。每喊一首诗文,就放一串鞭炮,打一通锣鼓,吹一声琐呐,调一记长号,整个过程中器乐相伴,人声鼎沸,好一番热闹而又虔诚的场景。

喊诗在乡亲们心目中的份量举足轻重,当一个喊诗人是很不容易的。喊诗人要连续几个钟头奔走各家,腿脚功夫须扎实;喊出的声音要传到四个角落,嗓子必过硬,这是基本条件。更为重要的是,喊诗人要有好记性,能够记住几十首诗文,还要根据喜事的性质灵活运用,不可张冠李戴,闹出笑话。舞龙队时刻注重培养和物色喊诗人,一年接一年,一茬接一茬,不敢间断。

在老家舞龙队,我多年都是舞龙头的主力队员。但是前年,队长交给我一个神圣的任务:喊诗。我一打听,原来喊诗的长者身体不适,无法工作。我知道自己难以胜任新职,但本着个人服从组织的原则,还是接受了这一分工。

我走马上任了,也像我的前任一样,穿着整洁,手握茶杯,有模有样地走进了东家大门。东家一见我进门,又是上茶又是递烟,这份礼遇把我的紧张感驱得烟消云散。白天散灯帖的人进门时已告诉我,东家喜事是生了孩子,我清清嗓子喊出了诗文:“呼嘿——龙灯进门色色新,贺喜东家添人丁。和睦人家好福气嘞,后代个个成龙凤啊——”我把前面的“呼嘿”和后面的“啊”字拖得很长,提醒人们注意倾听和应答。喊的时候,全场一片安静,一喊完,所有在场者都异口同声地大声应答:“好啊——”声震屋瓦,十里可闻。

队长见我喊得还可以,当天就把我的试用期免了,直接任命我为喊诗人。我不能辜负大家的信任和期望,这几年花了不少心思在这个岗位上。我通过寻访前辈采集诗文,记录在案,把原来口口相传的语音形式变成了文字形式,便于收藏和传播。我剔除一些迷信成分,把诗文变得更加健康、文明。我还根据时代的发展,编出一些与时俱进的诗文,比如,现在很多人家买了小车,我就喊诗:“呼嘿——龙灯进门嘀嘀嗒,贺喜东家买小车,车轮滚滚走四方,财源滚滚到东家啊——”得到乡亲们的肯定和喜爱。

有时候,喊诗人也会受到东家“捉弄”。一般来说,每件喜事喊诗三、四首即可,但有的东家要增添喜庆气氛,当场宣布:每多喊一首“加丁”多少,“加丁”即加钱的意思。队友们一听,随声附和,鼓励喊诗人增加诗文,多多益善。喊诗人在这种热情洋溢的氛围中无法推脱,只能打开记忆仓库,喊了一首又一首,喊到东家的鞭炮打完为止。一时间整个场面好像春雷激荡,高潮迭起,在场每个人的心情都抒发得酣畅淋漓,心满意足。作为一名喊诗人,此时此刻我又体会到,乡亲们把这一活动定名喊诗,而不唱诗、吟诗,实在是准确无比,唯有“喊”,才能体现大家对喜事最直接的祝贺,对幸福最直接的感受,对未来最直接的期盼。我觉得我不是在喊诗,我是乡亲们的代言人,我在替大家大声呼唤健康平安、幸福吉祥。

也有好事者问我,喊诗一夜有多少报酬。我老实回答,可以分到两、三斤肉。他惊讶不已:两、三斤肉,只有三、四十块钱!我默不作声。对于一个不懂我的人,我可不愿白费口舌去解释,不如节省嗓音,准备到下一家高声喊诗。

来源:南城县文化广电新闻出版旅游局

复刻手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