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> 魅力南城 > 文化南城 > 南城县志

南城建东游击队

发布日期:2019-04-30 15:30 浏览次数:


 

1933年10月,国民党开始第五次围剿中央红区,兵力达到百万。这次敌人采取了堡垒主义的手段。当时南城的建东苏维埃政府和金南特区是红色根据地的东北门户,是联接闽赣苏区和中央苏区的重要地盘。于是敌人首先占领硝石,接着攻下黎川。在硝石一带筑起了封锁堡、桥头堡和护路堡,建立了麻麻密密的碉堡群,这里驻下了国民党整个24师。

为了粉碎第五次围剿,按照毛泽东的战略思想,应该把主力红军突进苏浙皖赣地区。这样就能打破敌人的堡垒主义,就能迫使百万大敌回援其根本重镇。但是“左”倾路线反对这样做,硬要二个拳头打敌人。反围攻开始,他们仓皇应战,同敌人作正面死拼,使红军处于被动地位。10月31日,开始了硝石战役。

当时掌握红军领导权的是博古、李德等人,他们摒弃了毛泽东、朱德、周恩来等人在前几次反“围剿”的正确战略战术,而采取“御敌于国门之外、堡垒对堡垒、阵地战”等错误打法,最终导致硝石战役惨败。

我军不便打硝石。这是因为硝石面水背山,地形于我军不利;而且这里离建东县和金南特区等红色根据地较远,国民党军队常来骚扰,群众基础又较差;同时,敌强我弱,敌人有碉堡和飞机大炮掩护,兵力数倍于我们。

战斗开始,敌人在碉堡内,居高临下,机枪炮弹齐向我军乱轰,飞机一批一批地连续而来,掩护南城出援的敌人。红军处于背水,要冒着枪林弹雨,抢渡黎河。我军战士虽然奋勇向前,表现了高度的战斗热情,把敌人杀得死尸遍野,血流成渠;但是,左倾路线到底是行不通的,红六团团长张干荣等,在肉搏冲锋中壮烈牺牲了,结果,终因寡不敌众,攻取不下硝石,而放弃了。

 毛泽东同志评论这次战役说:“贸然进攻不可必胜的硝石,开脚一步就丧失了主动权,真是最蠢最坏的打法。”(毛泽东选集第一卷215页。)

左倾路线不接受大战硝石失败的教训,再打资福桥,又不胜,从这以后,红军完全陷入了被动地位。

十一月,国民党从金南和黎川二路,向资溪合围。这一带的大批群众,纷纷武装起来,尤其是水口人民,几乎全乡出动,随同红军和革命干部向福建撤退。到了止马杉关,闽赣省下达命令说:“氖干部,各回原地,领导群众坚持斗争,红军就会回来!”不久,成万白匪和大刀会包围上来,残杀革命干部和群众。

这时,金南和建东根据地的红军队伍,参加“北上抗日先遣队”去了;南城其他各地流动的红军,也先后离开,参加二万五千里长征去了。金南和建东等地干部回到山地,组织了四支游击队。

金南游击队:活动在南山、张家山、汾水、太阳山和水口一带,队员六十多人,由危老仔、胥有福、重万才等人领导。

龙湖游击队:队员三十多人,由梁启贤、梁初等同志领导,活动在龙湖一带。

建东游击队:队员80多个,由胡开林、饶小花等同志领导,活动在小竺、达坑、狮子嵊、蔡家山和万家边一带。

这些游击队,由资溪中心县委统一领导。他们时而集中,时而分散,活动在南城和资溪交界的许多山头,继续坚持斗争,顽强地打击敌人。

其中建东游击队有队员80多人,由胡开林、饶小花等同志领导,活动在小竺、达坑、狮子嵊、蔡家山和万家边一带。

建东县游击队由县委书记胡开林,县苏主席邵金钢,县团委书记刘光怀,军事部长刘光耀等同志亲自带领,于1933年8月,从王坪出发,途经龙湖梗上、桐埠柏园等地,至十月间到达眉头湾时,因多次战斗,人数逐渐减至十多个,并且快要弹尽粮绝了,情况非常严重。这时县委召开了紧急会议,决定由胡开林继续带领这支游击队,穿过敌人封锁线,到大竹村汇合当地干部,继续开展活动。

这支游击队于1934年1月,从大竺搓石村,经过桃树源和西港山上,到万家边山窝时,加上外乡干部共计二十余人,他们智机勇敢,奋不顾身地冲破敌人包围,顽强地打击敌人,后来又因战斗损失,只剩下胡开林、吴教化、邓雪官和二个枪兵。当时,叛徒邓雪官发现前面山上出现敌人,就说:“县委!白匪在前面来了!”说完以后,站了起来,意欲逃跑。胡开林同志马上斩钉截铁地说:“别跑!革命尚未成功,我们要坚持斗争到底!彻底消灭敌人!”经过和敌人几次战斗,我们的游击队,在消灭敌人取得大量战利品以后,胡开林等同志,又主动的转移阵地,到达蔡家山,和饶小花、方太生等同志汇合在一起,共计六十余人,有步枪五十余支,驳壳一支,轻机枪一支,白郎林六支。这支游击队在蔡家山分成三队,分别在河围、力壁嵊和下公坑山上活动,每队约二十人,彼此互相通讯,紧密联系,共同打击敌人。

当时斗争的策略是:密切联系群众,在群众中扎下根子,游击队员白天帮助群众搞生产、种田、砍竹子、砍柴,样样都做,晚上继续发动群众开展斗争。他们炸毁过敌人的碉堡,到过河源等地打土豪,并捉到了土豪曾恩窠等四人,得光洋一百多元,银子二斤,黄金一两,衣服等多件。当时,因为白匪的封锁,游击队感到缺少食盐。在这样困难的条件下,当地群众把自己吃的食盐节省下来,送给游击队;我们的游击队,又把斗争土豪得来的部分果实,分给群众。为了减轻人民负担,解决吃盐问题,游击队把其余东西全部交给饶发福,带往白区买食盐和副食品等物。不料叛徒饶发福,狼心狗肺,死绝良心,见财起心,卷款潜逃,投降敌人,并且出卖同志,带领反动保安团袁团付、李连长包围河下厂。张太生同志不幸被捕,胡开林、饶小花等同志和敌人搏斗后,转移至高岭村。

这一带的群众看见胡开林、饶小花同志负了伤,马上请医师把他们医好了,并送饭送菜,想方设法,保卫我们的首长。后来,胡开林等同志和下公厂的同志取得了联系,又集中起来,继续斗争,打击敌人。1934年8月,游击队在黎壁嵊被白匪四面包围,战士们虽然奋不顾身地消灭敌人,但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,我们的子弹快用光了,只能防御,不能进攻,而且粮食也没有了,我军已经饿了四天四晚。根据这种形势,胡开林、饶小花等决定,把枪支埋在地下,把机炳拿走,然后,化装开来活动。后来,胡开林、饶小花同志在珀干松木岭不幸被捕,由伪保长危拾良、危炳发押往南城。

胡开林和尧小花,在监牢里还时刻挂念着革命。他们通过秘密的方式,写信给留在松木岭一带坚持斗争的同志说:“同志们!我们要坚决斗争下去,坚持革命到底,为人类解放事业而贡献一切!”胡开林同志在班房里对难友们常说“我们革命一定会成功,前途是无限光明的!”尧小花同志写信教育他的弟弟饶马仔说:“你们今后要好好为人民做事,我虽然牺牲了,这是光荣的,而革命一定会胜利!”胡开林、饶小花同志在临牺牲以前,秘密地将县委的公章交给尧小花的岳母饶凤娥同志保存好。最后,他们在南城光荣牺牲了。他们那种英勇顽强的斗争精神,永远活在人间!

1935年3月,从黎壁嵊分出来的其余九位同志,携带九枝枪,由饶细曾同志领导,往资溪井坑村前进。他们汇合井坑村当地干部,共二十余人,继续斗争。他们到过河源打土豪,捉到了土豪遍老鼠、邓兴贵等人,得到光洋九十余元。最后,饶细曾等九位同志,在狮子嵊被敌人包围以后,和敌人保安团袁团付、李连长大战一场。我们英勇的游击队员,顽强地打击敌人。尽管敌人有很多兵力,但是却不能前进一步。后来,我们的子弹打完,土豪遍老鼠看见了这种情况,就向对面山上的敌人大叫。这时,游击队员们当场割下土豪邓贵兴的舌头,枪毙了遍老鼠,然后杀开一条血路,像旋风一般飞也似的往资溪方向跑开了。

后来,饶细曾同志不幸在山上被毒蛇咬伤而牺牲了,其余的同志有的病死,有的奔往外地参加了红军,继续参加革命斗争。

来源:档案局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复刻手表